墓志铭上的写真——梅光迪杂写之一_梅尧臣

来源:互联网    宣城历史文化研究
责任编辑:王强
字体:

【译文】山阴人徐渭,年2113少时5261就懂得仰慕古代的文章诗词,等到年长时更4102 加致力古1653文词的学习。后来我对王氏学说很仰慕,就前往跟从长沙公 探求王明阳的思想学说。有人说该学说类似禅道,我又前去向禅道请 教叩问,学了很久,人们渐渐认可赞美了我,但我在写文章与探究学 说两方面最终还是无所得。我地位卑贱,人怠懒又直爽,所以害怕居 贵位的朋友(显得我)好像很傲慢自大,虽别人在旁边赤身露体,也 不以为意,不怕玷污(显得我)好像很轻率无礼,人们大都批评指责 我,但是傲慢自大与轻率无礼在我的本性中也最终无所得。 长到九岁,已经能作求取功名的文字了,荒废耽误八股文十多年, 等到后悔重新学习时,又志向迂腐而不切合实际, 追求博学综杂, 吸收经史百家之长,即使是琐碎到如稗草般微小,都想穷尽它的末节, 每次思考问题废寝忘食,看书时就会把图谱摆满床。所以现在年龄接 近四十五岁了,在学校记名二十六年,为山阴县学廪膳生员二十之一 有十三年,参加乡试科举考试八次却没有一次考试得中,人们如何不 嘲笑我。但我自己不因为这些使感情发生变动,依然从容舒缓地住在 冷僻简陋的小巷,租赁几间屋舍过着家无余粮的贫困生活达十年。忽 然某一天被少保胡宗宪公延聘到他的府署,主持写文书奏章的事,多 次赴任又多次推却不受,扔下笔砚,想投身疆场,为国立功,施展抱 负。(胡公)派人写信叫我来,我躺在床上不起来,人们说我愚笨并 忧惧我,但我自已深深觉得心安平静。这之后胡公更加降低自己身份, 等候我这平民百姓,不让我离开超过二年,他赠给我的钱财达几百两 银子来核算。我能吃上鱼并住上好房子,人们说我富贵认为我应满足 舒适,但我自已深深觉得忧惧害怕,以至这时,忽然自己想寻死。人 们认为我是一介文人学士,况且操守高洁,可以不去死,不知道做别 人幕僚操守高洁而死的古代文士很多吧,可是我徐渭却自己寻死,我 的死怎能与古人之死相比较。我做人对道义的推测没有牵涉当前,总 是放达不被儒学所拘束,一旦牵涉道义所反对的,触犯到耻辱的事情, 介入品行污浊或廉洁,即使死去也不能改变。所以我的死,亲人不能 约束,友人不够明白。我尤其不擅长经营家业,死的那日,到了没有 什么可以用来下葬的地步,仅仅剩下我收集的几千卷书,能制磬的两 块石头,几个砚台宝剑,几张画,我所写的诗词和文章若干篇罢了。 剑画之类的东西先前我拜托给同乡的某某卖,遗嘱会催促他来资助我 的丧葬,所写的书稿当初被我的朋友某某拿着丢失了。 我曾经说:我读别的书,我自认为对佛经《首楞严》、庄子《庄 周》、列子《列御寇》或者古医书《黄帝素问》等书籍有不同的领悟, 倘若上天多给些时间,更正书中错误,寻绎义理,理其端绪,应当全 部斥责各注者的错误,抛弃他们的旨意来警示后人。尤其对《黄帝素 问》这本书,我更是深信自己见解不寻常。或者因为近年来儿子娶了 媳妇,就想把生母的供养托付给他们,让我得以尽兴游览名山大川, 但已患卒然昏仆倒地的病症,只能逃避身外之事,如今只能罢了。我 有过错却不肯掩饰,以有不明了的事却认为明了为耻辱,这些话大约 不是不真实的。 我当初的字叫文清,后改作文长。生于正德辛巳年二月四日,是 夔州府同知徐鏓的庶子。生下我一百天父亲就死了,被嫡母苗宜人抚 养十四年。嫡母死后,我依托长兄徐淮那里六年。在嘉靖庚子年,开 始成为县学廪膳生员。www.ff63.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请勿采集本网。

字相较于『雁』字为佳,这当然是个人感觉上的偏好。为何笔者认为『雁』好呢?因为如此 可以避免一首词过于披露,何况古人作诗填词常常是不直接言明的。五、『离别苦』:这一句格律是『平仄仄』,所以作

书同

第560期

秃笔点叶,一两条细藤与数笔野竹同枯树上的老叶画在一起,增添了空山雨后幽旷恬静与清新的气氛。右上角题诗为:“山空寂静人声绝,栖鸟数声春雨馀。诗画映发,对象的神态和画家的情趣融为一体,寄寓了

编者按

中国现代教育家梅光迪先生,已渐渐堙没于历史中。为了勾勒梅先生生平史实,发掘其孤高飘逸的君子品格,彰显宣城梅氏代有才人,据以开展人文主义和中华传统思想道德建设,书同先生积十数年研究,并用两年时间撰著成《君子儒梅光迪》一书。现征得作者同意,将书稿部分章节予以刊登,以飨读者。

韩愈《樊绍述墓志铭》(6)和顺 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诗·郑风·女曰鸡鸣》(7)又如:顺女(和顺的女子);顺美(和顺善良);顺气(和顺正直之气);顺顺(服服帖帖的

2006年盛夏某天,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段怀清先生一袭旅行者打扮,来到梅光迪先生故里安徽宣城,寻访那些在阅读想象中反复流连的故人故事。吃过简单的午饭之后,由梅光迪长孙梅务虚导引,前往距宣城市区约三十公里的芜湖市南陵县溪滩乡西梅村。村庄稀稀落落,周围被疯长的荒草杂树包围。站在梅光迪祖居屋基之上,西斜的太阳,将每个人的脸照得更加光亮。

逝世后,他的好友兼亲家邹守愚将他所写的序、碑、记、议、论、说、疏、书、传、墓表、墓志铭、祭文编定为《东涯集》,凡17卷。其中篇幅最大的是奏疏,有10卷之多。《东涯集》最初的刻本为嘉靖乙卯邹刻本,

交谈中,段教授忽发奇想似的对梅务虚说:“你们梅家人好像有混血传统,眼睛深陷,鼻梁挺直。你看这个小伙子,还有你。”看见过梅光迪照片的人,可知段教授所言不虚,梅光迪正是一个眼窝深陷、鼻梁挺直,有一点儿混血气质的人。他所说的“这个小伙子”,是梅光迪堂弟的后人梅云龙,正在淮南师范学院就读,因放暑假回到家中。听见段教授的评论,梅务虚先生立即回应道:“绝对不会。”我在一旁提醒说:“当时洋人是到过宣城的。”梅务虚更加确定地说:“这绝不可能!洋人没有来过这里!”

写作此书,使我忽然忆起这段有趣往事。其实,毫无疑问,梅光迪先生是正宗的中国人,他是一个谱系脉络十分完备清晰的大家族的后裔。关于其先人,从欧阳修所作的两篇墓志铭中,尚能窥见几分现实和生动来。

1060年暮春,五十八岁的梅尧臣病逝于都城汴京,后由其子扶柩归葬故里宣城双羊山。欧阳修为其作墓志铭,有一段令人颇揣玄想。

他写道:“嘉祐五年,京师大疫。四月乙亥,圣俞得疾,握城东汴阳坊。明日,朝之贤士大夫往问疾者驺呼属路不绝。城东之人市者废,行者不得往来,咸惊顾相语曰:‘兹坊所居大人谁邪?何致客之多也!’居八日癸未,圣俞卒。于是贤士大夫又走吊哭如前,日益多,而其尤亲而旧者,相与聚而谋其后事。自丞相以下,皆有以赙恤其家。”这段文字,清楚地描述了梅尧臣临终前后的相关情形,令千年后的今人,不得不发生某种玄想。是怎样一种风俗,能令“朝之贤士大夫往问疾者驺呼属路不绝。城东之人市者废,行者不得往来”;又是何种力量让“自丞相以下,皆有以赙恤其家”?这个姓梅名尧臣字圣俞的外乡人,到底靠什么赢得如许人的尊重和体恤?欧阳修在墓志中继续写道:“圣俞为人仁厚乐易,未尝忤于物,至其穷愁感愤,有所骂讥笑谑,一发于诗,然用以为欢而不怨怼,可谓君子者也。”

“可谓君子者也”,这就是全部的理由吗?也许不全是。但作为一个老友对故人的“盖棺定论”,却不能不说是最高的。

都官员外郎梅尧臣墓,在宣城市区梅溪公园内。梅溪公园本为九同碑村,因村中有梅氏所立九块同样大小石碑,遂有此称。但上溯历史,此处则是梅氏聚族而居之地,一侧是一座小丘,谓之双羊山,一旁是潺潺小溪,称作梅溪,旧时有“风雪双羊路,梅花溪上村”的描绘,颇能体现”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韵味。

然而,随着城市化步伐加快,九同碑村渐渐沦为城中村,变成打工仔、破烂王以及其他在城市无着落者的庇身之所,脏乱差自不待言,历史文化更无从谈起。此情此景被梅氏后裔梅铁山先生持续关注,并疾首痛心地向城市历任治理者发出呼吁,请求将九同碑村辟建为梅氏主题文化公园,将之打造成城市文化名片。十多年之后,他的呼吁终于得到一位雄心勃勃的城市治理者的回应,在财力还不够雄厚,周边地价已达三百万一亩的情况下,不仅没有出卖这块数百亩土地,反而投资二亿多元,历时二年,将一个破烂不堪的城中村,建成为一个展示梅氏文化、供市民休闲游憩的城市公园,而梅尧臣墓等遂一并得到修复。

在为老友作最后的“盖棺定论”之前,欧阳修还应请求,为梅尧臣原配谢氏夫人作了一篇墓志铭。那是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七月七日,梅尧臣原配夫人谢氏病殁。这年秋天,梅由吴兴来到京城,拜托欧阳修为作墓志铭。欧因忙于政务,无暇写作,一拖拖了将近一年。这一年中,梅尧臣作书七八封,每信“未尝不以谢氏铭为言”。他向老友叙说道:“吾穷于世久矣,其出而幸与贤士大夫游而乐,入则见吾妻之怡怡而忘其忧。使吾不以富贵贫贱累其心者,抑吾妻之助也。”又说:“其生也迫吾之贫,而殁也又无以厚焉,谓惟文字可以著其不朽。且其平生尤知文章为可贵;殁而得此,庶几以慰其魂,且塞予悲。此吾所以请铭于子之勤也。”

这位梅氏先祖的妻子出自世家名门,知书达理,对梅尧臣一生影响巨大。惜梅氏家贫,无以厚葬,入殓时所穿的衣服竟还是十八年前的嫁衣。尤为动人的是,她知道文章的可贵,谓文字可以著其不朽。这样一个女人,对于一个饱读诗书却备尝清贫的文人而言,所该做而又能做的事,除了一篇墓志铭,还能有什么呢?他必须做这样一件既合传统风俗,又最能表达心意的事,才会心安,因此一年之中屡屡致函老友。从欧阳修转述到墓志中的那些话,可以看出,作为一介书生,他虽然穷苦困厄,却不慕名利富贵,对妻子不失忠信、诚真的品格,的为一君子也。

作为宋诗开山祖师,梅尧臣一生以诗名世,也因诗结友。由于家境和创作理念接近,与当世名宦欧阳修成莫逆之交。在欧阳修的描述中,梅尧臣是光耀当世的大诗人,光明磊落的君子,但同时又是“诗穷而后工”的诗人,“君子固穷”的君子,这与后世对所谓“名门望族”“锦衣玉食”的想象,颇不相同。

考辨宣城梅氏源流,始祖梅远,唐末光化年间由吴兴迁来。因在宣城做属官,又笃爱宣城风土人文,遂在城南双羊山筑室定居。北宋初年,四世孙梅询中进士,五世孙梅尧臣以诗名家,至明清,则名人辈出,不仅诞生了黄山画派巨匠梅清,还出了一位与牛顿、关孝和齐名的著名科学家梅文鼎,一门之下,彬彬郁郁,蔚为大观。因宣城旧称宛陵,又有宛陵梅氏之称。

1945年3月3日,梅光迪在蛰居的遵义,写下一篇慎终追远的日记。他写道:“予考宣城梅氏所产人物有两种:一位文艺家,一为数学家。文艺家自圣俞公,以至瞿山、雪坪、伯言,数学家定九先生一家相传百余年。而高官厚禄者,除宋之昌言公,清之尔止公,及文穆公外,乃不可多得。可知梅氏以学术相传之家风矣。……梅氏家风,合文学、科学而为一,在吾国尤绝无仅有。”

梅光迪所提到的上述梅氏人物,圣俞公即梅尧臣;瞿山即梅清,清初著名画家、诗人,黄山画派代表人物之一;伯言即梅曾亮,清桐城派古文大家;定九先生即梅文鼎,清初著名数学家、天文学家、诗人,皆为中国文化史上标榜一代的重要人物。但毕竟“一为文人便无足观”,在累代学术相传中,因为文学艺术、科学研究所需的大量时间、精力乃至金钱投入,造就的学术名门,实为物质匮乏的清贫之家。也许正是从“君子固穷”的角度,梅光迪益觉其“学术相传之家风”的荣耀。

寻其根脉,梅光迪乃宛陵梅氏章务望支河西房四支房三十一世孙,始祖为梅尧臣四弟梅禹臣之子梅晓(字及中,世称晓公)。宋元丰庚申年(公元1080年),梅晓率族人自宣城县南郊双羊山,迁居到距县城约六十里的西乡章务里,在青弋江两岸,生息繁衍,累代传承,渐成东、西两梅村,为宛陵梅氏“三望”之一。

清光绪十六年正月初二日(1890年2月14日),梅光迪在西梅村降生。1945年春,当这位梅氏后裔因战争而僻居于山城遵义,远离故乡和亲人,在夜深人静时,屡屡翻阅宣城县志和宛陵诗集,常起慎终追远之叹。3月3日这天,在出纳室领取薪水津贴并一一记录后,又想起自己的家乡与家族,写道:“翻阅明史宣城县志及宛陵诗集,予常觉宣城历代名人不少,见于《中国名人词典》者约百人。该书所载共计四万余人,宣城所占已多出其应得之数。而梅氏一姓之名人,在宣城又首屈一指。故以后宣城梅氏之子孙,无论侨居何地,总须保存其宣城籍贯。盖因宣城梅氏在中国族姓中实为最光荣之一也。”

也许年过半百已知天命,或许身体有恙心情难畅,在保存下来的仅有的八个月日记中,梅光迪时时流露出悲观情绪。但每一忆及家族中那些名垂青史的人物,心情却又显得十分复杂,掺杂着自信、自警、自励种种元素。1945年3月14日日记记道:“宣城人才极盛于明末清初,乾嘉以后大衰,近数十年则更寥落无人。每念乡贤,不觉神驰。”在同一天日记中,又大发感慨:“予常谓爱人类必先爱国,爱国必先爱乡,爱乡必先爱家,爱家必先爱身。由小及大,由近及远,而后一事乃有所着手。”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1945年12月27日,梅光迪病逝于贵阳医学院,葬于贵阳六广门外圣公会墓地,他的墓碑上镌刻着“宣城梅公光迪之墓”。因为战争的原因,加上路途的遥远,他未能归葬故里,且没有人为作墓志铭。但 “宣城梅公”几个字,不仅交代了其姓氏原籍,也分明表达了一个游子认宗归祖的心愿。作为梅氏后裔,其所该做且所能做,皆已尽矣。

“每念乡贤,不觉神驰。”虽无墓志铭,但阅读梅先生家人、友人、学生所写的那些文字,一个以“学术相传”的“君子儒”形象,常常跃然纸上,令人不禁心驰而神往。

作者系宣城市文联主席、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

制作:童达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杜甫死后,其子也相因落魄,穷困潦倒,竟然无力按照父亲的遗愿而将骸骨迁葬古洛。到了杜甫的孙子,其为了将其祖父从遥远的湖南迁回故土洛阳,竟然一路乞讨,扶柩千里。在归途中,杜甫的孙子拜谒元稹,约其为祖父写个墓志铭。元稹是杜甫的仰慕者和推崇者,感泣地写下了“至于子美,盖所谓上薄《风》、《骚》,下该沈、宋,古傍苏、李,气夺曹、刘。掩颜、谢之孤高,杂徐、庾之流丽、尽得古今之体势、而兼人人之所独专矣。沈宋"是指初唐诗人沈佺期同宋之问的并称。苏李"有两种说法。1.苏李诗 苏李诗,是西汉苏武、李陵二人诗体的合称。托名西汉苏武、李陵赠答的若干首五言古诗,今存10多首。其中李陵《与苏武三首》、苏武诗四首最早见于《文选》“杂诗”类,列次《古诗十九首》之后,是较完整的一组,通常举为“苏李诗”的代表作。此外散见于《古文苑》、《艺文类聚》及《初学记》等书。“苏李诗”与《古诗十九首》“同一风味”(王士□《渔洋诗话》),大多为赠答留别,怀人思归,感伤人生,情调凄怨,是一些艺术相当成熟、形式较为完整的五言古诗。如:“临河濯长缨,念子怅悠悠;远望悲风至,对酒不能酬”;“携手上河梁,游子暮何之;徘徊蹊路侧,□不得辞”等句,都很著名,六朝隋唐以来广泛传诵。钟嵘《诗品》评李陵诗为上品,《文选》择优选录,杜甫也说“李陵苏武是吾师”(《解闷十二首》)。但这批诗在六朝已被疑为拟作或赝品。南朝宋颜延之认为“李陵众作,总杂不类,元是假托,非尽陵制”(《太平御览》卷586引《庭诰》)。刘勰则据汉成帝诏命刘向校录歌诗三百余篇的记载(《汉书·艺文志》),指出“辞人遗翰,莫见五言,所以李陵、班婕妤见疑于后代”(《《文心雕龙》·明诗》)。此后,自北宋苏轼至近代许多学者,从苏武、李陵事迹、诗中地域、避讳以及诗的风格等不同方面论证其伪,当可成为定案。“苏李诗”大体是东汉桓帝、灵帝时期的无名氏作品,约为《古诗十九首》同时前后的产物,也被视作五言诗成熟的一个标志。但由于它的成就稍逊于《古诗十九首》,还由于六朝拟作风行,因而也有人认为它是六朝人的拟作。近人梁启超据刘勰、钟嵘的评论只提李陵而不及苏武,怀疑“李陵的几首是早已流行”,“拟苏武的那几首”是“魏晋间作品”(《中国之美文及其历史》)。这就是说,今存“苏李诗”中可能杂有六朝人的拟作,同时也反映出它在六朝拥有五言诗典范的地位,影响深广。2.苏味道和李峤,并称“苏李”。在初唐诗人中,苏李往往与沈宋相提并论,他们都大力创作近体诗,对唐代律诗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苏味道(648~705)唐代诗人。赵州栾城(今属河北)人。9岁能属文,以才著称。20岁进士登第。累转咸阳尉。高宗调露元年(679),吏部侍郎裴行俭征西突厥,奏为掌书记,从军至安西。武后时,累官至凤阁鸾台三品。李峤(645~714)唐代诗人。字巨山。赵州赞皇(今属河北)人。少有才名。20岁时,擢进士第。举制策甲科。累官监察御史。原文为"古傍",第一种可能性更大?曹刘,建安七子中的曹植(一说为曹氏三父子)与刘桢.颜、谢:颜延之和谢灵运 徐、庚:徐陵和庾信内容来自www.ff63.com请勿采集。

  • 元稹为杜甫写的墓志铭中提到哪些诗人的姓名?
  • 徐渭 自为墓志铭全文翻译
  • 方苞的《王生墓志铭》全文翻译
  • 《寒食》王禹称 鉴赏!急急急!
  • 求,“正版”的《摸鱼儿·雁丘词》。
  • 唐寅介绍
  • 顺砀是什么
  • 翁万达为什么被称为潮仙
  • 《南阳樊绍述墓志铭 》求译文
  • www.ff63.com true http://ff63.com/fzf/335942363fqj99949262.html report 4760 原标题:墓志铭上的写真——梅光迪杂写之一书同第560期编者按中国现代教育家梅光迪先生,已渐渐堙没于历史中。为了勾勒梅先生生平史实,发掘其孤高飘逸的君子品格,彰显宣城梅氏代有才人,据以开展人文主义和中华传统思想道德建设,书同先生积十数年研究,并用两年时间撰著成《君子儒梅光迪》一书。现征得作者同意,将书稿部分章节予以刊登,以飨读者。2006年盛夏某天,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段怀清先生一袭旅行者打扮,来到梅光迪先生故里安徽宣城,寻访那些在阅读
    最近关注
    首页推荐
    热门图片
    最新添加资讯
    24小时热门资讯
    精彩资讯
    精彩推荐
    热点推荐
    真视界
    精彩图片
    社区精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7 ff6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FF63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